?
-->
王諍傳(連載五十四)
魯之玉 于致田 張伯義 2019-07-19 《王諍傳》
分享:


中國第一枚地對地近程導彈--“東風”1號(圖片來源:網絡)

第九章  開辟航天事業的日日夜夜

由周恩來親自主持組織數百名科學技術專家討論、制訂的《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草案)》中,確定了57項重點任務,其中特別強調發展原子能、火箭和噴氣技術、電子計算機、半導體、自動化等尖端技術學科。

走上航天事業崗位

1956年4月13日,國家成立了航空工業委員會(國防科工委前身),聶榮臻元帥任主任,王諍、錢學森等被遴選為委員。隨后決定組建國防部導彈管理局和導彈研究院,即國防部第五研究院。1957年11月,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任命王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通信兵主任兼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長、黨委書記和二分院院長,肩負起參與組織導彈研制、創建我國航天事業的重任。

1959年2月5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任命周維為二分院院長。王諍不再兼任二分院院長,而全力協助錢學森院長處理國防部五院的全局工作。王諍無論在抓中央所確定的工作方針的貫徹落實,還是主持重大問題的決策、組織指導和解決研制導彈發射中遇到的關鍵問題,都顯示出了他的卓越才干。

在國防部五院成立之初,百事待舉,但最重要的是確定我國導彈事業的發展方針。研究制造導彈,是一項全新的事業,實行什么方針,走什么樣的發展道路,在討論中眾說紛紜。王諍力主堅持以自力更生為主。后經聶榮臻元帥指示,決定實行“自力更生為主,力爭外援和利用資本主義國家已有的科學成果”的方針。報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批準后,最終以此確立了我國導彈事業的發展方針。

雖然總體方針已定,聶榮臻主任也指示在具體工作中要“以仿制蘇援樣彈爬樓梯,走向自行設計。”在仿制之初,仍有一些人提出“不走樣地向蘇聯專家學習”等等,王諍在實際工作中,堅決貫徹中央的方針和聶總的指示,堅持把立足點放在國內,認為導彈是戰略性武器,如果不立足國內,打起仗來將是致命的弱點。

但是,自力更生意味著工作更加艱難,意味著要做出更為艱苦的努力。在前進中遇到了許多困難和間題,王諍都堅定地按照自力更生的方針,帶領五院的同志千方百計克服困難,使之得到圓滿的解決。

在仿制過程中,蘇聯專家要求事事都按他們定的框框辦。但在許多具體間題上,真的要“不走樣地學習”,又是難以辦到的。比如,圖紙上注明翻砂用的沙子是蘇聯某條河流的,木材是西伯利亞的小白樺樹,木螺釘要用英制的標準,皮革要用蘇聯某地的小牛皮等等,連試驗用的酒精、液氧、過氧化氫都要用蘇聯的。有的蘇聯專家堅持蘇聯定的標準,如果我方沒有,就要向蘇聯定貨;不按蘇聯的要求辦,出了問題是要承擔責任的。在這種情況下,王諍堅持實事求是,堅決主張貫徹“立足國內”的方針,主張只要認定國內材料和標準能夠代替的,就要采用國內的材料和標準。在他的協調與幫助下,解決了大量由國內材料代用的問題。但在試驗用的燃料(液氧)間題上,王諍與蘇聯顧間意見不一致。當時蘇聯專家堅持用蘇聯生產的產品,而王諍則認為,液氧的運輸很困難,我國自己生產的液氧已經過關,沒有必要再由蘇聯進口。雙方相持不下,官司一直打到聶榮臻那里。最后,由聶榮臻拍板,采納了王諍的意見。試驗的結果證明,王諍的意見是正確的。

由于我國航天事業堅持了“自力更生,立足國內”的方針,最大限度地減輕了日后蘇聯背信棄義、停止供貨所造成的損害,同時大大促進了獨立自主地研制新型導彈的工作。

八方求援 組織協作

1960年3月,王秉璋主持五院工作,王諍協助王秉璋負責生產、對外協作和物資器材工作。堅持自力更生、立足國內,首當其沖的就是要解決材料、元器件和試驗設備、儀器的供應問題。聶榮臻對此非常關心,他說:“一家人過日子,少不得柴、米、油、鹽、醬、醋、茶,這叫開門七件事。依我看,新型原材料、精密儀器儀表、大型設備,就是辦國防工業和尖端科學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要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埋頭苦干,下決心把我們自己的導彈和試驗設備設計出來,用中國的材料制造出來”。王諍立即傳達貫徹,并指出:我們要清醒地看到,國外真正的先進技術是不會給我們的,是拿錢也買不到的。

當時,許多材料和元件,國內還不能生產,甚至連生產的條件也不具備,其困難是可想而知的。對此,一方面向蘇聯定貨,另一面在國內安排生產和研制。特別是在蘇聯撕毀協議、斷絕供應后,只能立足國內自己研制。從1958年到1964年,五院提出試驗的新型材料、元器件有8000多項,向科學院、高等院校、有關工業部門和地方科研機構提出了幾百項科研課題。到1965年,這些材料、元件的95%以上已經過關,所需的試驗與測試設備也已研制出來。在仿制蘇聯導彈過程中,五院同1400個單位建立了長期定點的協作關系,形成了從科研到生產的協作網,適應了仿制工作的需要,使自行設計建筑在國內資源條件和科研成果的基礎之上。

航天事業的協作關系來之不易。這主要由王諍分工負責,并在前進中克服了重重困難。比如,安排協作時,有時對方提出為之創造一定的條件,而又要再向另一家求援;有的單位接受任務后,往往要求提供技術資料,就要通過出國人員和我國駐蘇使館搜集;有的協作單位需要大型設備,就請國家計委專門安排制造提供,有時直接向國務院領導同志匯報,請主管副總理親自出面召集會議解決。1960年10月7日,王諍主持召開專用非標準設備審議會,為安排生產,他請求李富春副總理簽發了致有關省市委第一書記的函件,請他們安排非標準專用設備的加工。蘇聯撤走專家后,周恩來總理批準給五院一筆外匯,用以購置急需的器材。為使進口器材迅速落實,王諍親自同對外貿易部部長李強商定,由五院派得力干部到李強那里當秘書,專門負責同我國駐外機構或同外貿出國人員聯系進口訂購事宜。最有代表性的是抓“十大設備”。這是導彈研制中的“卡脖子”裝備,若不能按時試制出來,導彈的研制工作就將受阻。這些設備精度要求高,加工難度大,五院剛建攤子,自己沒有力量試制,件件都要去求人,并且時限急,常常要打亂工廠自己原定的生產計劃,“加塞”安排.為了保證導彈研制工作的順利進行,王諍親自登門到國家計委、各工業部門求援。由于王諍一向誠懇待人,十分尊重別人,與各部門的領導同志具有誠摯的戰斗友誼,所以各有關方面都給予了大力支持,伸出了援助之手,從大局出發,安排了指令性任務。對工廠的生產情況,王諍也十分關注。所以,盡管生產中遇到不少困難,工人出于對王諍的敬佩,都能發揚主人翁精神,鼓足干勁,加緊生產。真是“敬人者人恒敬之”。王諍靠他的使命感和真誠態度,打動了協作單位,終于使如此困難的事項得到了順利解決,并在1960年11月5日成功發射了我國自己制造的第一枚地地導彈。

(未完待續)

热门棋牌游戏德州扑克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号 四川时时高手群 斗牛明牌4张技巧概率 北京pk赛车开奖直播 永城国际彩票黑了 pk10人工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黑彩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 北京pk赛车软件